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旅

爱才是生命,然后生命才能爱

 
 
 

日志

 
 

中日灾后培训社会工作组总结发言  

2009-03-12 10:04:39|  分类: 心理援助经验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日灾后培训社会工作组总结发言 - 姐姐  - 心理重建

首先感谢大会给我这个机会代表社会工作领域的学员作总结发言,但愿我能够代表大家,虽然我还没有和大家商量过。

我们相聚在这里,美丽的四川,因为经历了伤痛,凭添了几分沧桑。我是云南人,我们常说“西南人不分家”,地震之后,我来到了这里,像陪伴病榻上的母亲。现在主要负责灾区心理热线和妇女哀伤辅导。

感谢日本国际协力机构,你们发扬国际人道主义精神,将爱传递到这里。这次培训我们领略了日本专家的博学和一丝不苟,以及他们对灾后心理救援研究的深度。这一点早在7月份就有了认识,那时我有幸接触了高桥教授和小林博士,他们带来的方法很有效、很实用。尤其是他们的友好和善良,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也许是多灾多难赋予了日本民族这样的特质。之前就非常期待这次培训,因为我们都是东方人,在心理和文化背景方面会有很多相似性。

真诚、无私:日本专家无私地和我们心理援助的经验,同时真诚地交流经历过的失误和教训,加藤宽教授反复强调“将心理放到背后去”,让专业的心理学工作者做“黑子”,这解决了我们工作中的困惑,原来日本的同行们也经历过同样的事情。

艰苦地服务、严谨地科研:通过日本专家提供的照片、录像和案例,我们能够想象他们工作的艰辛,能将案例叙述地那么细致和深入,没有丰富的经验是很难做到的。同时,有长达五年、十一年甚至更久的数据分析和评估,心理学的研究是劳动密集型的,做这些研究是多么地不容易。这也给了我们极大的鼓励和支持,用我们中国人的话说就是“给我们树立了榜样”!

同时,我们也十分庆幸能和这么多国内的学者面对面交流。地震后他们来到灾区,探索科学心理援助牧模式。在地震之后,很多国家都惊叹我们中国的救援力度。回忆去年夏天那些日日夜夜,我们每一个人都记忆犹新。现在进入到灾后重建期,许多力量开始撤离,而心理学者们依然多次来到四川为精神家园的重建进行着不懈的努力。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拿出了许多有分量的研究成果,钱铭怡教授2280份问卷及课程研究,还有课程效果的评估;张雨青博士956名群众的调查报告;祝卓宏博士在大量实践的基础上,就符合国情的心理援助模式做了思考和总结;黄秀英博士的调查报告样本达到了2200人,并将做五年的跟踪调查。是对灾区群众深厚的感情、对灾难心理学的钻研精神支撑着他们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中前进!在这里,我要向他们表达最诚挚的敬意!

 作为一个外来心理援助工作人员,我还要向在灾区从事妇女工作的同志们致以崇高的敬礼!因为你们才是对受灾群众抚慰最多的人,你们的日常走访、处理纠纷、收发物资、提供医疗卫生服务等工作,本身就是很有效的心理援助。而且你们自身也受到地震的影响,为了工作甚至连自己家的事都顾不上。我曾经接触过一位基层妇女干部,当时地震刚刚发生,物资还很紧缺,她给自己家里发的最少,将有限的物资发给那些更需要的老人和孩子。还有一位妇女干部,都50多岁了,由于人手紧,她竟然扛40多公斤的大包。昨天,什邡市主管丧子妇女再生育工作的曾维翠老师告诉我,灾后她工作压力特别大,长了很多白头发。在热烈的互动交流中,很多基层妇女干部都提到了这一点,希望能有一个对妇女干部心理减压和工作方法的实用技术。

 我还要将最郑重的感谢送给全国妇联、四川省妇联,请允许我将妇联比作“红娘”,是你们把来自日本、中科院心理所、北大、北师大、华西医院、四川师范大学的专家和四川、甘肃、陕西三省基层妇女干部、医务工作者、社工和志愿者联系在一起,让我们有了这样好的交流机会。我们期待着妇联这个红娘牵线搭桥,为这段金玉良缘能天长地久打下基础。

通过培训解决了一些困惑:

1、技术上:如何提供社会支持(钱铭怡),主动巡访-加藤、“滚筒式战略评估调查”方法-渡边、事件冲击量表(IES-R)的使用-张雨青。

2、心理援助人员的压力管理、自我照顾

3、知识和信息:PTSD、复杂性哀伤、社区护士……

 心理援助做到现在,我们都希望整合资源、建立良好的网络,能将心理援助持续下去,为灾区服务。从富永教授的报告中我们看到了惊人的数据:地震发生十一年后,心理创伤的得分依然很高,阪神大地震后3-5年是需要心理援助人员最多的时期。怎样解决人员缺乏的问题呢,绵阳市妇联的张洪英提出来一个设想,能不能充分发挥妇联完善的基层网络来结合心理援助做些事情,如果通过这个项目能将这个网络建成,将会有多少受伤的心灵得到抚慰啊!

 大家也许还记得来自汶川那位同志的呼吁,由于交通不便,很难找到心理援助的人,她哽咽着,那没有流下来的眼泪,已经滴落在我们的心里汇成了热流。甘肃的卞丽玲也提到了那里边远的山区迫切需要心理援助专业人员。来自广元剑阁县的杨春芳乡长,用质朴得有些土气的乡音表达着她对这次培训的期待和感激,她反复说自己来自山沟沟,希望有人去帮助他们。还有在绵竹剑南板房社区工作的社工温欢,小小年纪,还稚气未脱,就已经远离父母来到这里,对工作有了如此深的领悟,还总是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太多像她这样的年轻人带着理想和爱来到灾区,他们做得很好,陪伴孩子们玩、和他们做好朋友,这是那个阶段真正的心理援助,用爱无言地陪伴。我工作了这么长时间,看着他们来了一批又一批,希望用他们稚嫩的肩膀分担这深沉的哀伤,可是这份伤痛太重,需要十年乃至二十年来修复,有的创伤是终身都无法修复的,特别是那些没有被及时发现的人。有时看着年轻的志愿者带着伤痕离开,我很难过,这会对他们今后的人生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志愿者需要专业的培训、督导!这是刻不容缓的。

 我曾经是一名临床医生,为什么改学心理学了呢?

我们会遇到这样一些人,身体很好,可是他却不想活着了;灾难中幸存的一些人,曾经万人期待、分秒必争地救下命来,然而多年以后,他却无法穿透内心黑暗的忧郁,放弃生命;春天的花开了,有人却闻不到香味;夏日的阳光下,有人却感到冰冷。身体的伤口可以缝合,心灵的伤口更需要修复。

翻开创伤心理学,那是一门人类沉重灾难堆积出来的学科,每一个冰冷的数据后面,曾经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不管是阪神淡路大地震、还是台湾921地震;不管是印度尼西亚台风还是美国911事件……512汶川大地震的后面,又多了一连串更加触目惊心的数字!但是灾难带给我们的,不仅仅只是伤痛,还有全人类在经历灾难中爆发出来爱、勇气和智慧,最后请允许我借用高桥教授录像中的一句话结束我的发言:在灾难面前,全世界的人应该联起手来!

 

                                                                                                                 2009年2月25日成都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