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旅

爱才是生命,然后生命才能爱

 
 
 

日志

 
 

心理援助抚慰丧子之痛  

2008-07-17 17:52:59|  分类: 心灵深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灵深处——震后心里危机干预手记之一》

时间:2008年5月24日

地点:石邡安置点

人物:秀芳(化名),女,四十岁,红白乡村民,地震中失去了一双儿女

 

空了

 

蓄满泪水的眼眶空了

唤儿归家的声音哑了

白天为何这样漫长

让我沉入黑夜吧

那里有我的孩子

在孤独地摸索

他们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下雨了

他们很冷吧,我得给他们送衣服去

吃饭了孩子

我吃下一口就能感觉你们少一点饥饿

渴了吧,妈妈喝水去

这是我活着唯一的理由

 

昨天你爸爸说一辆车从我身边过去

喇叭震天响我却听不到

因为那时,我只听见你们在叫我

你们说,妈妈来吧,我怕

我想你们哪

可没有人的时候,我看看你们的照片都会晕倒

我的心哪,空得人没有着落

 

你们是多么懂事的孩子啊

一定不愿意妈妈这样子痛苦

这样拖累你们的爸爸

看他整天为我担心,我恨自己不能坚强

可我坚强不起来呀

我只想跟随你们

等等我

让妈妈来给你们做饭、给你们洗衣服

妈妈做饭可好吃了对吗

可你们的爸爸怎么办

我们现在家没有了、你们也走了

往后的日子还有什么指望

 

心理点评和干预过程:丧失亲人的人经常会有意无意跟随逝去的人,在潜意识里认同死者,并且有可能会出现自杀倾向。

 

这位妇女两个孩子都离开了,目睹她憔悴的面容和虚弱的身影、听她那痛彻肺腑的哭诉、看到她泪如雨下的恸哭、细弱游丝的呼吸,没有人不为之动容。此时虽然只是灾难后的第十二天,按一般原则,对丧亲者的干预是尽量不打断他的哭诉和追忆,不阻止她对逝去亲人的哀思。但这位妇女已经悲痛过度,几乎没有一点力气,情感大量耗竭,如果再继续陷入悲伤中,会引起身心更严重的消耗症状,所以给予她及时的干预。

 

过程如下:帮助她慢慢平躺下来,用鼻子吸气,稍微憋住,再用嘴慢慢吐气,不吐到底,每次感觉留着三分之一的气在腹部,这样做几次,有助于她放松并恢复一些控制感;再将她的注意力引向自己的身体,让她体会身体不舒服的部位,她能感受到眼部和胸口不舒服,再请她体会是怎样不舒服,她可以描述“两眼中间疼、心空了”,描述时马上激起情绪反映,开始哭诉。第一次出现没有立即打断她,将掌心放在她的额头并用拇指盖在两眼之间稍加压力,询问她疼痛的感觉是否轻一些,这样有助于她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身体的感觉,减轻情绪反应。然后请她自己用右手掌很实在地贴着左胸口,引导她体会胸口皮肤温暖的感觉,慢慢加压,引导她继续体会胸口踏实的感觉……秀芳渐渐平静,提到孩子不再流泪,可以和咨询师正常地交流了。然后陪她看孩子的照片并暗示她可以做到不流泪了,看一会儿后咨询师和助手离开,暗示她可以自己一个人看孩子的照片,经过脱敏治疗,秀芳能够独自一人看孩子的照片并且不流眼泪。

然后巩固效果,陪伴她练习放松、注意转移和脱敏,秀芳最后在咨询师的引导下重新找新的生活目标——她要尽快养好身体,为那些地震中失去父母的孩子们作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干预后秀芳的自我心灵对话:

 

我的孩子是多么的惹人爱啊

无私、谦让、尊老爱幼

如果你们在世

一定不忍心看到妈妈以泪洗面

如果你们知道这次地震让多少孩子失去父母

你们一定希望妈妈能照顾他们

姐姐是大的,弟弟年龄小,你可要带好他呀

你爸爸天天守着我,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他也难过啊

房子塌了他想着要去修整

到插秧的时候了,地里的活计需要他去料理

农忙了,我得帮帮他的手

地还得要去种,等着救济不是个长久的办法呀

 

能感觉到你们在心里

我的心没有那么空了,没有那么冷了

有点温热的血液开始缓缓流动起来

是你们在生火做晚饭了吗

就像每次妈妈下地回来晚了

你们小姐弟就默默地生好火开始做饭

邻居们都羡慕我养了一对好儿女

可你们就这样走了

 

妈妈的心仿佛都跟着你们到了阎王爷面前了

我不放心你们自己去那么远那么冷的地方

怕你们受委屈

人家说善良的人进入的是天堂

你们那么纯洁善良

一定是去到充满阳光、温暖和鲜花的地方了

路好走吗?妈妈知道你们的去向

走多远都在娘的心里,就踏实点了

你们那么喜欢帮助别人,你们没有来得及做的事妈妈代你们去做

你们放心地走吧,走多远都在娘的心里

 

后记:给这位母亲做治疗的时候,我们组一位年过五十的大姐一直陪伴全过程,紧紧握着秀芳的手,有时配合我的治疗轻轻拍她,像抚慰她幼小的孩子一样,泪水不时在她的眼里闪烁着母爱的光辉。治疗结束的时候,秀芳竟站了起来,要求和这位大姐照相,她们俩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两张不再年轻的面颊轻轻贴着,互相慰藉,有一种别样的美丽。让我想起在草原上见过的两匹温柔的马,引颈相依,无声地传递着爱。那一刻我按下了快门……喉头有些梗,突然有点想念自己的母亲,想起临行前她在我的左手腕上系的红丝线,那一针针织好的红丝线,将母女的心连在一起。

 

大姐回来跟我说,她多少年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了,连父亲的去世都没有让她落泪。第二天,大姐讲起了她年轻时从小青梅竹马的爱人才结婚半年就意外辞世,从此她再无畏惧和眼泪,只有发狠心地工作。出门从不给家里打电话的她今天给家人报了平安,一个劲说儿子要高考了她得回去。我们小组所有的人都发现她变得柔软而温和、优雅而美丽。秀芳一心扑在孩子身上让她自己无法活在没有孩子的世界,她那份全心全意、毫无保留的母爱和丧子之痛,唤醒了大姐尘封了太久的悲伤,当秀芳重新获得一点对悲伤的控制,大姐也在开始找回属于她心海深处的情感浪花。

 

我在一旁,重温着母爱的无私与厚重。作为一名心理危机干预人员,真真切切地理解了悲痛的心,是多么需要安抚;面对伤痛,如排山倒海般激烈的情感撼动,有时貌似波澜不惊,内心却已经支离破碎了,我们的工作,需要更多深入和细致,因为那是在每个人的心灵深处,连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